传统文怎样在网络世界突围?

发表时间:2018-09-20T17:49:16 文章来源:芒果教育网 www.a615.com

《 传统文怎样在网络世界突围?》是有芒果教育网(www.a615.com)为你整理收集:

当传统文化遇到新兴媒体和网络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火花?过去古人在交流中大多只有两种方式:一是书信往返,一是面对面交谈。随着通信软件的发达,QQ、微信等软件出现后,全世界被信息所淹没。整体来看,网络与手机已成为大众文化,与时髦、流行并列,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成为当代人的社交媒体与工具。其中使用高阶或最新型的电子产品已变成身份与地位的象征,这些产品也几乎成了每个人生活必需品的代名词。对许多人来说,没有社交媒体,就缺少了沟通渠道,生活也缺少了便利性。同时,网络世界更蕴含着无限的商业机遇与挑战,也开启了21世纪“一机在手,掌握天下脉动”的时代。

网络文化有何特征

网络文化是一种新型的沟通形式与文化新载体,它的发明让文化从头到尾产生重大变化。在面对网络这种新的发明后,传统文化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这样的变化,到底对传统文化产生正向影响,还是会加速传统文化的消失?确实值得关心与讨论。

网络文化有几个特性:

网络具有“去中心化”“平面化”趋势

网络文化的“去中心化”具有可以去除任何形式的文化中心与内涵的力量,从而重构整个世界,使世界变得多元化与碎片化。传统文化被改变成一种“随意”且“松散”的文本游戏,让传统文化失去过去的权威地位而出现“平面化”趋势。

网络可匿名隐藏

网络世界中彼此不见面,使用者可以躲在暗处,自觉安全,不必负责任,导致网民话语愈加危言耸听。言语愈辛辣,才越有追随者。在网络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领头羊,只要言论有追随者即可。所谓“君子慎独,不欺暗室”“君子又恶居下流”,但网络容易造成君子道消,小人道长。

火星文成为中文网络特色

网络世界充满各式“火星文”,这种自创的文字最早出现于台湾,流行于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人社会。随着网络的普及,年轻网友为求方便或彰显个性,开始大量使用同音字、音近字、以特殊符号表音的文字。它们与日常文字不同,文法奇异,难以读懂,显出“地球人看不懂的文字”讽刺效果,故被称为火星文。

网络世界充满从众与孤立的情怀

网络世界中人们常会担心“错过任何讯息”,所以希望不断保持与他人及团体的互动。尤其热衷社交网络“脸书”“微博”者,不少对现实生活与社交现状不满,觉得生活压力大。美国媒体为“害怕错过某些新奇好玩的事物”的现象造了新词“FOMO”(“Fear of Missing Out”的缩写,意思是害怕错过)。如果人格特质中带有“害怕错过”的焦虑感,在现实生活中压力越大,就可能在社交媒体上越活跃。而使用的时间越长,忧郁度可能会越高。

过度依赖网络心理

过度的网络依赖,又称“网络成瘾”,与一般的“生理上瘾”不同。网络成瘾心理上的依赖程度更深,如随时随地手持手机,连“睡前再困也要看一会儿手机,醒来后还眯着眼,手就已经自动搜寻起手机”。

台湾金车文教基金会2017年的调查指出,台湾高中生持有手机比例为94%。其中使用WiFi上网的比例占49.5%、限额费率上网为17.4%,上网“吃到饱”则是27.5%;62.5%的青少年会因手机没电而感到不安,37.5%则会因没带手机而焦虑。此外,为了回宿舍拿遗忘的手机而迟到,甚至缺课,上课偷偷滑手机、走路也看手机的现象也愈加严重。

崭新与怪异的沟通模式

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移动网络工具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形成“新指尖运动”与“低头族”现象。指尖滑动已成为人与人互动的潮流,“手忙眼乱”的数字互动模式,更成为人与人沟通的重要渠道。例如,家人的沟通方式由过去面对面的谈话方式,变为实时通信软件的交流。甚至在聚会中,人们不再看着彼此的面孔交流,而是选择低下头来,使用各自的手机与他人交流。这些新的通信方式,已完全改变了人们相处的形态。

网络原住民(internet native)

网络原住民的概念最早由教育游戏专家马克·普伦斯基提出,即出生在信息发达的21世纪的新生代,他们善于使用电子科技产品,勇于接受新的挑战。相反,网络移民(internet immigrant)是指成长过程中尚未有网络发明,及至成人之后才开始接触新的网络科技,以致有时无法适应科技产品日新月异的变化,甚至出现与网络时代格格不入的人群。

相对于网络移民世代,网络原住民有着自我中心、反叛与喜欢与众不同的特征,外表客气内心却反叛。在网络上反叛张扬,更喜欢颠覆传统,视传统为保守与落伍。

网络对青少年有何影响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曾发布信息,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5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4.3%,半数中国人已接入互联网;中国大陆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相较于2016年年底增加2830万人,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由2016年年底的95.1%提升至96.3%。

相较于成年人来说,网络世界对青少年的影响十分深远。根据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的理论,儿童的发展有4个阶段,分别为感知运动阶段(0—2岁)、前运算阶段(2—7岁)、具体运算阶段(7—11岁)和形式运算阶段(11—16岁)。每一个体都可以运用与生俱来的行为模式,通过观察与学习,来了解并适应周围的世界。从具体到抽象,从感官到与人互动,甚至发展出更高层次的认知与思考能力,这些都须逐步学习与发展,无法跳过任何一个阶段。

因此,孩子如果过早沉迷于网络虚拟世界,便会错过许多在这个年龄应该学习的东西。例如,许多幼儿还不会拿筷子与刀叉,便学会了使用(滑)手机屏幕,而逐渐偏离了皮亚杰发展理论中许多小时候应该发展的能力与学习。

另一个影响是网络色情。根据香港《2016年青少年与性研究》调查,3907名中学生与1239名18至27岁青年接触色情信息和网络性爱的情况增加,性知识水平下降,对多元性倾向的接纳程度上升,对结婚和组织家庭等传统理想抱犹豫态度。

  同时,“网络直播”随处可见。但直播内容多为“网美”的穿搭、化妆,甚至在镜头前吃饭的场面,却少有正面内容。更有一些主播在直播时衣着暴露,传播淫秽、色情的讯息,对心智尚未成熟、凡事好奇的青少年,父母不得不当心。

以上关于 传统文怎样在网络世界突围?的相关信息是芒果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