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严令之下,还有培训机构“洗脑式营销”消费家长焦虑

发表时间:2018-04-14 08:33:04 文章来源:芒果教育网 www.a615.com

《一声严令之下,还有培训机构“洗脑式营销”消费家长焦虑》是有芒果教育网(www.a615.com)为你整理收集:

近年来,功利教育观大行其道,培训市场鱼龙混杂,推波助澜。不少家长架不住广告“忽悠”,老师“洗脑”,报班花费成千上万,可到头来没让孩子练就“开挂”本领,反被部分培训机构坑钱、坑娃、坑智商。

  图片来源:共青团中央

  文化装门面,教学靠“含糊”

  广告上写着“经典诵读为主、德艺熏陶为辅”,课程内容“兼顾国艺、西方英文经典、书画经典、音乐欣赏……”

  老师们穿着传统服饰穿梭在茶室间,被古典文化深深吸引的家长刘女士咬了咬牙,拿出17000元给5岁的儿子报了国学馆。

  没想到孩子才上了一个月的课,刘女士便大呼上当。“还以为这家国学馆走文化路线,是培训机构中的清流。结果也是想方设法靠忽悠赚钱。”刘女士忿忿地说,“孩子的课程内容是《论语》,老师从来不给孩子讲解,只是诵读。忽悠家长参加周末读经会、千人国学会,还让购买一万多元的认字卡片,只有两个喇叭的读经机,不买老师就说我不重视孩子。”

  这家名为“尚德”的国学馆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华南新城的江山帝景会所内,位置比较隐蔽。

  记者以家长身份前去暗访发现,馆内虽然摆着字画,陈设古典,但通风采光都不好。

  教室里,读经机播放着《孟子》,老师在大声诵读,但大部分五六岁的孩子显然不感兴趣,在教室里跑来跑去,自己玩耍。

  接待的吴老师说,馆内开设了2至6岁的幼儿班,主要学习四书五经,已经招收了100多名学员。

  老师们不讲解,是“不想影响孩子对经文的理解”,这是国学馆的教育理念。

  国学馆提供的一本读经教育的“科普”让人哭笑不得:“遇到不认识的字怎么办?含糊过去!遇到不懂的文句怎么办?含糊过去!连续几页看不懂怎么办?含糊过去!”

  刘女士的孩子读了一些艰深晦涩的古文后感到很困惑,问老师又从来得不到解释,以至于孩子出现不愿碰古文书本的情况,渐渐不喜欢上学了。

  老师们“读经不求甚解”的同时,却又言必称经典。

  吴老师说,国学馆有一套英语教程,是某某著名老师用古英语朗读的,让孩子从小学习英语“文言文”中的经典。

  周末的“小茶人”课堂另外收费3200元,除了教孩子泡茶,还读《茶经》。

  记者从广州市番禺区教育局了解到,该国学馆没有办学资质,未在教育局备案。

  另据一些家长反映,国学馆安全卫生缺乏监管,季节性流行病暴发时,没有任何通知,导致孩子大面积发病。

  过后,国学馆的老师竟在朋友圈里解释:“孩子生病是家长负能量导致的。”无奈之下,刘女士和部分家长都为孩子选择了退学。

  升学当旗号,诱导上“战车”

  “国学馆的孩子从小背诵四书五经,可享受名牌大学自主招生降60分的优惠,这是多么大的优势!”“秒算无敌,1分钟算百题”……

  网上网下,打着升学旗号对家长进行利益诱导式的洗脑十分常见。

  记者在课外培训机构较为集中的广州市水荫路看到,一家名为“脑力开发中心”的培训机构门前,10多位家长坐在椅子上等着孩子下课。

  “我家孩子在这里学习快一年了,但似乎对他的成绩没有明显帮助。”一位小学三年级学生的家长说,孩子一开始兴趣很大,但半年后就开始有些抵触。今天来之前还说不想上课了。可交了那么多钱,硬着头皮也要来啊。

  这位家长告诉记者,体验课上,老师教的算术技巧使孩子计算速度明显提高,让孩子觉得自己和某些节目里那些心算神童一样厉害,但这其实是假象,不可持续。“现在我和孩子都有些后悔,剩下的课上完我们肯定不会续费了。”

  在一家名为“朗硕教育”的培训机构,教研组老师给记者提供了一套总价高达16800元的“一对一辅导”方案。该老师称,辅导老师是从周边名校聘请的小学老师。

  但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恰恰是教育部前不久发文明令禁止的行为。

  该老师说,尽管教育部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但部分学校的小升初“秘考”仍然存在。

  为了规避教育部门监管,该培训机构每年与不同的学校合作,组织学生参加“秘考”。

  不上培训班,家长很难获知“秘考”信息。

  别让功利教育观害了孩子

  教育专家认为,社会上各种忽悠性质的培训热,迎合了家长的功利需求,而培训机构的焦虑营销,又进一步刺激家长的功利教育观,违背了教育从兴趣出发、尊重人的成长规律等基本原则。

  针对目前培训市场上存在的无证办学、夸大宣传等混乱现象,达内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将所有培训机构都纳入教育部门监管,由专家委员会审核培训机构教学内容,实施风险保证金制度,避免机构收取学费后卷款而逃,减少有照无证、无照无证的教育机构游离在监管之外。

  此外,专家呼吁,消除功利教育观,必须推进教育评价制度改革。“纯粹的教育与纯洁的课堂学习失色、失效、失位,显然是违背教学基本规律、教育发展规律的。”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原主任曾锦华说,家长切勿因为一时焦虑,就盲目听信、追逐各种培训机构的忽悠。

  熊丙奇认为,应完善社会多元评价体系,让学生不挤在一个跑道比拼教育要根据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进行个性化规划。

  “高分学生能够根据兴趣选择职业院校,并得到社会认可,成功学鸡汤自然也就没有多大市场了。”

  媒体热评功利教育观

  所谓“功利”,大概是指一种结果导向型的行为模式,以“投入—产出”的经济模型来主导社会活动,具体到教育上,大概是希望对孩子金钱、时间上的直接投入,可以得到成绩、智力上的快速反馈。这种模式套用到教育上,当然看起来不那么美好,距离“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样光风霁月的教育观总还是有些境界差距。

  但难以否认的,“功利”恐怕是教育一层抹不去的底色。大概最“功利”的教育观,无过于“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之类的古训。这句古训千余年传颂不绝,就因为某种层面展示了教育的真实面相。教育,不只是内向的人格培育,更是外向的参与社会分工的能力培训。尤其在现代社会,教育早就不是家庭内部事务,它是社会正常运转的机能之一。现代社会几乎所有个体,都需要在教育机制里接受教育层级评定,并以之为基础参与社会分工乃至阶层流动的基础。在数目字管理的现代社会,教育也不可能不是数字导向的,欲求其毫不“功利”,谈何容易?

  站在这些家长的角度,也并非不可理解。试问,有哪位父母不愿意孩子无忧无虑、草上飞水上漂地快乐成长?谁人不想节省下休息时光,与孩子一道吟风弄月、赏花赏雪?然而,“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置身于现代社会,欲求孩子以毫不功利的态度游戏人间,以超然远引的姿态接受教育,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

  家长们当然应当放一放沉重的焦虑。但是,一方面选拔机制是分数式的功利选拔,另一方面又希望是心态超然的佛系教育,这又是难以双全的。在规劝家长不要太“功利”的同时,教育部门也应当把教育视作一个不得不有些“功利”的事情来谋划,理解教育承载的社会功用与对个体所附加的价值之重大,承认它在现代社会实现社会分工不可替代的作用,对家长展现的“功利”与“焦虑”的大背景有准确的研判。

  教育有些“功利”,本身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它的“功利”该怎样更合理地分配,它“功利”的评价模式该怎样更科学地设计,它的“功利”该如何与个体人格成长更紧密的贴合,这是在规劝之外更需要下的功夫。

  打开一个门户网站的教育频道,既能看到“培训机构坑钱、坑娃、坑智商”的新闻,然而不远处,也可以检索到一条“专利、论文、文章发表助你通过名校自主招生”的指南。联想到名校资源之稀缺,教育竞争之激烈,也就不难理解家长的那颗“功利心”,是如何被撩拨起来的。

以上关于一声严令之下,还有培训机构“洗脑式营销”消费家长焦虑的相关信息是芒果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