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看体制外的自由教师

发表时间:2018-05-07 08:35:25 文章来源:芒果教育网 www.a615.com

《咋看体制外的自由教师》是有芒果教育网(www.a615.com)为你整理收集:

据《解放日报》报道,“五一”小长假,不少“自由教师”开始忙碌起来,部分“自由老师”排满了课程,收入少则数千元,多至上万元。那么,这些离开体制内学校、在线注册授课的所谓“自由教师”,还算教师吗?该如何看待体制之外的“自由教师”?本期刊发两篇文章,以飨读者。

教师必须有资质要求

熊丙奇

    明确“自由教师”的教师身份,关键在于理顺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体系。如果能理顺对民办教育的管理体系,那么“自由教师”的身份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在“自由教师”兴起的当下,“自由教师”还算不算老师,确实是个值得追问的问题。这一问题的背景是,不管在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以及在社会培训机构,任教的老师都是需要教师资格证的。

    然而,“自由教师”却是没有组织或单位的,要么是个体户,要么在某一在线平台上注册在线授课,他们还需要教师资格证吗?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如果一名教师没有通过定期注册,不能继续在体制内学校担任教师,他们可不可以成为“自由教师”?

    按照我国现行的教师法,“自由教师”的管理本来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该法适用于“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专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不论是做个体户,还是在线授课,都可以视为在教育机构中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因此,应该按教师法执行严格的准入门槛。但在现实中,“自由教师”的准入门槛却比体制内的学校低得多得多,有的则根本就没有门槛。原因在于,目前对“自由教师”、在线教育的监管还处于灰色地带。要规范“自由教师”的发展,需要明确“自由教师”的注册、管理制度,同时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教育消费者的选择,把不合格的“自由教师”淘汰出局。

    所谓“自由教师”的注册、管理制度,不是由专门的机构来管理“自由教师”,而是对开展教育教学的个体企业、在线教育机构,明确注册、监管机制。我国教育规划纲要指出,要对民办教育进行分类管理,分为营利性的民办教育和非营利性的民办教育。社会教育培训机构就应是营利性的民办教育,对于这类教育应实行工商注册、工商监管,明确注册、监管的主体。但要注意的是,即便是在营利性的民办教育机构任教,教师的资质要求也不能降低,就如在民营医院行医一样,医生都得有医师资格证。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处在监管的灰色地带,既是学校又是企业,又不是学校、企业(注册为企业之后,还要注册为学校,才能招生办学,虽然是学校,这些机构却不是事业单位),既属教育监管又属工商监管,结果都不监管,导致民办教育培训业颇多乱象。目前,关于“自由教师”还算不算教师的问题,也与此有密切关系。

    因此,明确“自由教师”的教师身份,关键在于理顺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体系。《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草案)》即将进行三审,该修正案的核心是对民办教育进行分类管理。如果能理顺对民办教育的管理体系,那么“自由教师”的身份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当然,行政部门的监管只是规范“自由教师”发展的一方面。“自由教师”是面向市场,通过竞争获得生存和发展的,因此还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这需要教育消费者学会选择“自由教师”,维护自身的权利。不仅对“自由教师”如此,对所有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都应如此,在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分类管理后,促进其规范发展的力量主要来自消费者,消费者不轻信“自由教师”、培训机构的宣传,不盲目跟风,认真考察教师的教学能力,也使得“自由教师”不得不在提高服务质量上下功夫。

    (作者系达内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不妨让它“自由”一阵子

徐冬青

    为了挣钱而丧失自由似乎违背了“自由教师”的初衷。只有为了自己的理想,专心自己的专业,在坚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基础上,才会有好的收入,也才是“自由教师”的理想状态。

    “自由教师”是最近网友热议的一个话题。在当前教师待遇相对较低的情况下,一些教师不甘心被束缚,自发到体制外求发展。有的人认为,这部分教师主要是为了钱的目的离开体制,有的人怀疑这会扰乱教育秩序,认为要限制甚至取缔。

    在笔者看来,就目前的“自由教师”发展状态来说,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尚处于成长阶段,现在就做出利弊得失的结论为时尚早。作为体制内教师的一种补充,允许“体制外形态”教师的存在未尝不可。一般来说,体制外的教师获得的空间相对较大,教学比较有活力。当然,体制内外有好有坏,就像我们不会因为体制内的弊端就彻底废掉体制一样,也不要对尚处于孕育发展阶段的“自由教师”存在的某些问题就大惊小怪。

    有些人一谈“自由教师”,似乎就将其看作一群唯利是图之人,好像他们为了钱不择手段。这些人忘记了市场选择本身的矫正机制,忘记了选择教师的学生家长也是理性之人。对于“自由教师”来说,钱不是好挣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物有所值”“自愿交易”本身也是合理的,别见了人家赚了钱就眼红。其实,能挣到钱也是人家的本事,是一种能力的表现。

    一般来说,体制内的教师不会为找不到学生而没有书教,也不会有自己的创业平台。从教师职业状态来说,一些缺少生存动力支撑的“体制内老师”对资源会视而不见,教研动力没有“自由教师”高。而在体制外的教师看来,这些都成了敬畏、珍惜、感恩与服务。从经济利益来说,体制内的教师工资没有办法得到大幅增长,收入往往不能与教师的直接投入和创造直接挂钩。同时,体制内的教师专业道路不是由教师个体决定的,不是按照教师生命个体的专业成长节奏来进行定向和发展的。体制内“觉醒的老师”绽放快,也容易最先受到压制。与之相比,体制外“觉醒的老师”则比较从容淡定,有自由度,自我发展导向意识强烈。

    对于自由教师是否需要资格证书的问题,只要是公平的而不是出于打压目的,实行证书制度也未尝不可。但笔者认为,既然是来自民间的“自由教师”,最好由民间来解决,通过“自由教师联盟”等民间组织自发形成自己的行业标准可能更加符合“自由教师”的发展逻辑,也是对民间力量的一种尊重。

    对于“自由教师”而言,在钱与自由的关系处理上,笔者认为,有钱了才有更大的自由,但为了挣钱而丧失自由似乎也违背了“自由教师”的初衷。只有为了自己的理想,专心自己的专业,在坚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基础上,自然会有好的收入,才是“自由教师”的理想状态。在创业环境日益改善的今天,“自由教师”有望实实在在地为中国教育发展做出贡献,成为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一道风景线。

以上关于咋看体制外的自由教师的相关信息是芒果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