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义务教育“优质均衡”之路 究竟还有多远,多难

发表时间:2018-09-06T15:48:09 文章来源:芒果教育网 www.a615.com

《迈向义务教育“优质均衡”之路 究竟还有多远,多难》是有芒果教育网(www.a615.com)为你整理收集:

  村校“弱”城校“挤”,教育本真在遗失

  “航母小学”出现,根源在于城乡教育发展不均衡

  一年招生800多人,一个年级有18个班;午饭时间食堂坐不下,学生不得不分时分批进餐;每天上学、放学时间,校门口拥挤不堪……这是半月谈记者在重庆市荣昌区棠香小学看到的一幕。几年来,该学校学生规模从2000余人迅速增长到超5000人,成为当地小学中的“巨型航母”。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荣昌城区适龄入学儿童人数高速增长,还有不少乡镇居民选择将孩子送到城区接受教育,造成现有城区小学容量不足,一些学校被迫“超负荷运行”,安全压力陡增。在荣昌区教委主任郭永雄看来,“航母小学”出现的根源在于城乡教育发展的不均衡。

  “我们前年就通过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督导评估,但教师结构不合理、城镇学校班额偏大等问题依然存在,我们还要继续整改。”郭永雄说,荣昌区正在优化城区学校布局,即将新增8所优质中小学,逐步解决城区学校大校额、大班额问题。

  在福建厦门,岛内一套20世纪80年代的“老破小”学区房,单价超过每平方米6万元。为了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岛外家长争相将孩子送到岛内读书……每到中小学升学季,类似厦门市岛内、岛外学校“冰火两重天”的情景,就在全国各地上演。这样的校际差异,是教育资源配置失衡的表现,严重影响到教育公平。

  实现教育均衡发展,除了解决城区学校“挤”,也要让农村学校摆脱“弱”。长期以来,体艺教育一直是农村学校教育发展的短板。当下,在一些农村学校音体美专业教师短缺,音体美课程由语数老师兼任的现象依然普遍,使音体美课程难以正常开展,影响素质教育的有效实施,对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不利。

  民革重庆垫江工委主任徐鹏建议,教育部门在每年教师招录分配时,要着重考虑农村学校专职教师的分配情况,让音、体、美、劳、科学等学科教学工作落地生根,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以此赢得家长的认同来留住学生,促进教育均衡。

  部分地区财力捉襟见肘:“学校穷得连电费都交不起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学校负债到什么程度呢,从5月份起就交不起电费了……”重庆一所乡镇学校校长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区县2017年底刚刚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验收。“当时为了迎接国家督导评估,学校花大力气搞了大建设,现在硬件提了上来,但还欠着不少包工头的钱。”这位校长透露,因教育均衡创建而负债的学校还不止一两个,“有的学校连教师出差补贴都发不出来了,老师们有怨气也没办法”。

  记者在中西部地区调研了解到,义务教育均衡需要长期的财政投入,这给地方政府尤其是贫困地区财政带来较大压力。

  教育部2017年印发的《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规定,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县应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认定3年以上,且基本均衡发展认定后年度监测持续保持较高水平。这就意味着基本均衡发展认定后还不算完,必须持续加大投入才有可能达到优质均衡。

  地处武陵山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重庆市黔江区,自2013年以来预算内教育经费拨款连年保持在8亿元以上,公共财政教育支出占预算支出的比例达20%。“每5块钱中就有1块钱花在教育事业上,我们真的是下大力气了。”黔江区委书记余长明说,2016年黔江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后,公共财政教育支出力度不减,2017年又增加了1个多亿。

  “目前大部分中西部地区刚刚达到或正在创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但由于教育历史欠账较多、办学条件相对薄弱,离优质均衡还有较大差距。”有教育专家指出,不管是学校硬件设施改造,还是师资软件提升,都需要投入大量财力,一些地方政府囿于财力有限,难以持续加大投入,有可能出现“捉襟见肘”的局面。

  走向优质均衡,提升教育发展内涵是关键

  根据《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认定,包括资源配置、政府保障程度、教育质量、社会认可度四个方面内容。据记者了解,基层在这四方面的现实情况均不容乐观。保障义务教育从“基本均衡”向“优质均衡”顺利转轨,需要综合施策。

  共享教育资源,实现区域教育质量整体优化。为了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当务之急是积极探索合作办学机制(如学区、教育集团、学校托管等),在平等互助的基础上共享优质资源,同时实现硬件和软件双提升。

  为了优化当地教育资源配置,福建厦门实施“名校出岛”建设,鼓励通过办分校、兼并、托管、联盟、集团化办学等方式增加优质教育资源,最终实现义务教育优质资源全覆盖。通过推进厦门一中海沧校区、实验小学翔安校区等项目建设,让优质教育资源向岛外“辐射”。

  将教育均衡发展作为地方党委政府的重点工作来抓。教育专家认为,创建优质均衡是义务教育发展的战略任务,是各级党委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仅靠教育部门难当大任,必须作为地方党委政府的重点工作来抓,调度各级部门和社会力量合力办教育,建立健全促进教育发展的长效机制,推动教育可持续健康发展,最终实现教育现代化和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

  改进教育教学,构建新型学习生态。广西南宁三中副校长李杰认为,构建基于教育实际的新型学习生态,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持之以恒才能实现“聚变效应”。用“系统论”破解教学领域的核心问题,逐步建立改进教学的策略和方法。提升学校的办学效能,还需引进科学的、先进的、可操作的、能持续的教改方案,对学校进行综合改革。

  更加注重义务教育内涵发展,以质量助均衡。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冯建军提出,内涵发展是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的必然选择。实现学校的内涵发展,就是要通过学校教育教学的变革性实践,推动学校整体转型升级,建设现代优质学校。更加注重教育软实力的建设,提升教育的文化品性和人文意蕴,避免千校一面的同质化倾向。

  注重义务教育内涵发展,必须把人作为“真实的生命体”。记者了解到,很多乡村教师习惯于向学生灌输“脱离农村”的思想。事实上,真正好的乡村教育是要保留学生身上属于农村的淳朴特质,不能割裂他们对农村的情怀。以个体生命的发展为本,使每个学生成为全面而有个性的人,这才是教育本真的回归。

  硬件改善,软件“鸿沟”依旧

  近年来,全国各地积极创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努力补齐乡村义务教育短板。半月谈记者在基层走访看到,随着义务教育均衡创建工作不断推进,各地乡村学校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孩子们有了崭新的塑胶运动场,教学楼成了农村最漂亮的房子……但硬件上的改善,难以弥补城乡教育“鸿沟”,“硬件均衡、软件不足”的现实依然严峻。

  “村里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

  重庆市南川区水江镇宏图村小学,是一所典型的西部山区村小。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落后的情景:学校只有一幢教学楼,简单的几间教室,破旧的课桌凳;巴掌大的操场坑洼不平……

  前不久,记者再次来到这里,宏图村小已焕然一新:不仅面积增大了一倍,还铺设了塑胶运动场,有了篮球场、足球场、羽毛球场;学生食堂“煤改气”,用上了燃气灶、冰箱、消毒柜;旱厕改成水冲式,门口有了高低搭配的洗手台;校门口增加了保安室;图书室、实验室、计算机室等功能室建起来了,课桌全部换新,甚至还有了村里娃以前没见过的电子白板。

  “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创建,让孩子们告别了破旧的教室,告别了尘土飞扬的旧操场。”宏图村小校长韦磊告诉记者,创建工作启动以来,学校的硬件设施得到完善,办学条件大为改观。

  记者在重庆等多地走访发现,通过创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各地乡村义务教育学校硬件水平得到极大提升。在重庆南川,当地政府按高标准实施乡村学校硬件改造,2016、2017年筹措资金11.5亿元,农村学校办学条件全面改善。

  “经过这一轮改造升级,很多乡村学校成了村子里的地标,常能听到老百姓夸赞现在村里最漂亮的房子就是学校。”重庆市南川区教委主任崔志有说。

  “流失的学生又回来了”

  “现在学校食堂比一般村民家厨房还干净卫生,就这一条我也放心送孩子来读书。”重庆市荣昌区盘龙镇花房村村民陈志英告诉记者,她的孩子在花房村小读六年级,她被雇到学校食堂为孩子们做饭。“这样既能有份工作,又能陪在孩子身边,我挺满意的。”

  花房村小校长刘兴春介绍,花房村小学生人数少,以前没有食堂。由于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家中只有爷爷奶奶照顾,为了让孩子们吃得饱、吃得好,2014年创建义务教育均衡时,上级部门投资100余万元,新建了可供全校学生就餐的食堂。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随着硬件设施升级、办学条件改善,一些地方乡村学校学生人数连续多年锐减后,出现了生源回流趋势。在首批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验收的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146个村里教学点在去年秋季学期总共接收了近千名返乡就读的“小候鸟”。家乡有了和城里同样的硬件设施条件,一些学生便不再舍近求远,纷纷返乡就读。

  “我们原先学生最少的时候只有几十人,如今增加到了160多人。原先只有3个年级,现在增加到6个年级。”韦磊介绍说,宏图村小的办学条件改善后,群众满意度大大提升,学校返读率逐渐提高。“以前,老百姓砸锅卖铁都要把孩子送到城里读书,现在更多村民愿意把孩子留在当地、留在身边读书。”

  “硬件均衡、软件不足”待破解

  随着创建义务教育均衡工作的推进,城市与乡村、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在硬件上的差距越来越小——高耸的楼房、宽敞的教室、标准化的操场、阅览室种类繁多的图书……标准化的学校建设似乎不再是难题。

  然而,城乡教育软实力上的差距,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边远地区的教育教学质量与发达地区相比,有明显差距。“优质学校效能好,薄弱学校一团糟;老师上课讲不清,孩童听课总趴桌;可怜家家寄厚望,结果无奈把头摇;学生学习无动力,教师成长无空间。”这是记者在基层采访时听到的一段顺口溜。

  事实上,硬件资源固然是义务教育发展必不可少的要素,但随着资源投入的逐渐增多,给学校、学生带来的边际效益逐渐递减。盲目地追求硬件条件的提升,甚至会带来攀比和炫耀。正如达内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所言:“就算校舍条件改善了,如果依旧没有优秀教师任教、没有教育质量的提升,交互式电子白板等硬件设备就只是摆设。”

  专家建议,在教育资源配置已经得到改善的前提下,未来的工作重心应当转向优质均衡的核心——教育质量上来。

  ——将提升乡村义务教育质量与“精准扶贫”有机结合。要从“教学科研”着手,持续深化推广贫困地区薄弱学校“一对一”帮扶机制。长江学者、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孙杰远认为,教学科研是学校的核心要务,对贫困地区精准帮扶,立足点应牢牢扎根在教学科研领域,促进贫困地区薄弱学校“一对一”帮扶模式的常态化和制度化,形成合作互动的发展团队,共享前沿信息、优质资源、发展成果,实现用更多的城市优质资源反哺贫困地区薄弱学校。

  ——重视校长管理水平和教师教育教学水平提升。将学校教学活动提升到学校管理层面、学生品格的养成层面,全面提升学校管理水平。学校发展的核心是校长和教师,要以先进的教育理念和专业技术引领教师队伍发展,切实抓好教师队伍建设。让每一位学生都能获得高质量的学校生活,促进全面发展。

  ——坚持差异均衡+特色发展。义务教育在保障“底线合格”的基础上,可根据区域发展情况差别对待,实施差异教育。学校应当充分利用当地独特的文化资源,积极推进学校文化建设,力争形成自己的办学特色,在差异均衡的基础上实现特色发展的优质均衡。有专家提醒,特色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学校需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提高认识。

  ——“课堂现场与虚拟课堂”结合,“线上线下”联动,以教育信息化保障薄弱学校教育质量提升。充分利用“互联网+”,打造跨市县区的教育活动网络化有机体系。“仅有课堂教学,满足不了老师持续的知识提升需求;仅有线上教学,满足不了课堂的情境需求。”广西南宁一名老师告诉记者,通过搭建网络教研平台,可以实现跨地区、跨学校的教师协同教学与指导,多渠道促进薄弱学校教师专业发展,实施校际共同评价,这样才能形成“授课—学习—反馈—讲评—提升”的良好态势。

  待遇才是解决师资难题的钥匙

  得益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持续推进,近年来乡村学校硬件设施和办学水平普遍提高,但师资力量薄弱的现状并未得到根本改善。乡村学校不仅存在教师结构性缺编、在编教师不在岗等老问题,还面临新招聘教师留不住、最需要的全科教师进不来等新问题。师资成为制约乡村教育发展的最大瓶颈,也是义务教育走向“优质均衡”过程中最需破解的难题。

  教师在编不在岗现象突出,学校最愁怎么排课

  半月谈记者走访了解到,一些地方现有教师平均年龄偏大,胜任教育教学能力不足,无法满足开足开齐课程的需要,存在教师结构性缺编问题。一些乡村学校尤其是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教师补充不及时,英语、体育、美术、音乐等学科教师奇缺。

  “每学期开学,我最愁的是怎么排课。”一位乡村小学校长向记者诉苦,由于教师紧缺,一位老师跨年级同时教三四门课的情况不在少数,每学期排课都要跟这些老师商量,拜托他们多带几门课。

  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教师在编不在岗现象在乡镇学校普遍存在,实际上造成师资变相流失,成为老师不够用的重要原因。

  重庆一所乡镇学校副校长告诉记者,该校在编教师58人,但实际在岗只有46人。在编不在岗的12位老师,被抽调到城区学校或教育系统机关单位。这位副校长说,学校原先有3位专职体育老师,两位先后被抽调到城区学校,另一个因工资低离职。没了体育老师,我们不得已安排一位教数学的年轻男老师去教体育。“网上有段子说‘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在我们这里情况正好相反,学生的体育是数学老师教的。”

  “最让我们苦恼的是,这些抽调走的老师虽然人不在学校了,但人事关系还在这里,占着编制。学校老师不够用,想招新老师都不行。”这位副校长无奈地说,抽调走的老师占着学校编制却又不承担教学任务,让学校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在一所位于重庆大娄山区的乡镇中心校,68名在编教师仅有51人实际承担教学任务,有1/4的教师在编不在岗。

  “交通和家庭因素是教师流失的主要原因。”这所中心校的校长告诉记者,该校地处渝黔两地交界处,距离城区较远,没通高速之前开车进城要花近3个小时。为了子女能在城里上学,大部分老师把家安在了城里,但平时只能每周五回家一趟,生活确实不便,所以不少老师想方设法调回城里或者回城挂职。

  年轻老师留不住,全科教师下不来

  2013年,从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毕业的张艳,成为重庆市铜梁区安居镇泉溪小学历史上第一位英语老师。在此之前,泉溪小学没有英语课,孩子们到镇上读初中时才开始学ABC。“我还记得带第一届学生的时候,孩子们虽然底子薄,但兴趣很浓厚,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张艳回忆说,看到带的一批批学生升入中学后英语成绩都不错,感到很有成就感。

  事实上,并非所有的年轻老师都像张艳一样,甘愿扎根在基层。大娄山区一所中心校校长告诉记者,最近3年来该校通过公招新增了7名本科毕业生,“但这些年轻老师能不能待得住、留得下,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底。别的学校有干了半年就走的,而且是不辞而别。”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各地乡村学校存在不同程度年轻教师流失现象或潜在流失风险。

  90后女孩小范2016年从重庆师范大学毕业后,来到渝西地区一家乡镇中心小学从教,分配在距离中心校3公里外的乡村小学教学点担任教师。由于家在外地,她平时住在中心小学的单身教师宿舍。记者看到,小范居住的教师宿舍楼,是一栋修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筒子楼,宿舍是间10平方米左右的单间,屋内有一桌一椅和两张1米宽的硬板床,其中一张床用来摆放衣物和行李。由于屋内没有窗帘,小范在窗户的下半边糊上了报纸。如果做饭就在走廊外摆灶开火,夜里上厕所只能下楼去50米外的公共卫生间。

  小范说,一起毕业的同学大部分留在城里当老师,“和他们相比,我每月可以多领400元的农村教师生活岗位补助。”但被问到以后的打算时,这位28岁的姑娘陷入了沉默。

  如何留住新进年轻教师,成为教育部门和乡村学校必须研究的重要课题。近年来,重庆、河北等多地变被动引进大学生从教为主动培养农村师资力量,探索从高考学生中选拔培养农村小学全科教师,毕业后安排在农村乡镇以下小学从教。“签订协议时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区县定向培养,大部分全科教师在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重庆市荣昌区双河中心校校长唐克涛分析,这些全科教师在生活上的不便较少,使得他们比外来年轻教师更能留得住。

  2017年,重庆市培养的首批630名小学全科教师顺利毕业,分配到教育一线岗位工作。记者回访发现,虽然培养协议上规定了毕业后“在农村乡镇以下小学从教”,但大部分毕业生被分配到乡镇中心学校,农村学校仍然鲜见全科教师身影。

  “制定政策的初衷很好,但全科教师下沉到村小确实有难度。”多位教育部门负责人表示,农村学校一般交通相对不便、生活条件相对艰苦,20岁出头的年轻教师很难待得住。受择业观念影响,各地招收的全科教师性别比例男生很少,女生占多数,有的村小不具备住宿条件,全科教师的生活和安全都成问题。另外,如果一毕业就被分配到只有一两名老教师的教学点,环境所限不利于全科教师在实际工作中迅速成长。

  用政策暖心留人,破解乡村教师困局

  为了补齐师资短板,近年来各地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包括创新教师编制管理,在津补贴、周转房、职称评定、评优评先等方面向农村小规模学校倾斜。

  但记者在基层走访了解到,这些政策、建议的实际落实面临较大障碍。在教师管理制度改革方面,部分地区“县管校聘”改革进度缓慢。东部某省要求全省137个县(市、区)在2017年底完成校长职级认定和聘任、薪酬兑现等工作,但按期完成校长职级认定、聘任的只有一半多,落实职级薪酬待遇的更是不足20%。

  记者还了解到,某地制定出台了倾向农村、偏远地区学校教师的“两贴、两房、1体检、1荣誉、1特岗”等系列政策,但仅有少数区县落实了乡村教师交通补助,乡村教师周转宿舍建设仅完成1万套,占需求的15.38%。

  基层教师普遍反映,不少待遇保障政策没有得到严格落实,一些地方甚至以财政困难为由不保障教育投入,拖欠教师工资。一位乡村学校校长告诉记者:“我家人就有当公务员的,他们年底有绩效考核奖,平时有不少补贴津贴,算下来一年收入要比我们老师多3万多元,难怪每年都有教师选择报考公务员。”

  “如果哪一天公务员都愿意抢着来当老师,就说明提高教师待遇真的落实到位了,全社会尊师重教的氛围也就浓厚了。”重庆市南川区教委主任崔志有认为,要全面提高教师素质和工作积极性,必须做到以教育事业为先,拿出实际行动,采取切实措施,真正保障教师待遇、尊重教师权利、解决教师的实际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增强教师的获得感,减少教师队伍人才流失,同时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投身教育事业。”

  解决乡村教师的待遇问题,新的财政保障机制亟须建立。达内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要做到大幅提高乡村教师待遇,县级财政很难统筹到位,省级财政又不想背这个“锅”,应立足于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建立新的保障机制。

  不少农村学校生源稀少,教师结构性缺编问题严重;城市优质学校学生人满为患,任课教师不堪重负。对此,有专家建议建立中小学教师编制周转池制度,采取“区域统筹、保障急需、用后返还、动态流转”的管理办法,保障城乡学校临时急需和阶段性用编需求。

  崔志有等教育系统干部建议,应当落实好艰苦边远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依据艰苦边远程度实行差别化补助,做到越往基层、越往艰苦地区,补助水平越高,同时在教师周转房、生活条件、职称评聘、相关荣誉等方面,为农村教师想更多办法、做更多实事,用政策暖心留人,让教师安心教书,培养更多深耕于乡村教育的孺子牛。

  用新技术点燃教育公平的“火炬”

  戴上3D眼镜,就可以从多角度观看教学中的三维模型,视觉化地理解枯燥无趣的公式;AR智能课桌代替了传统枯燥的课件,操作带有二维码的卡牌即可用显示屏展示课程内容……近年来,虚拟现实、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给教育带来了崭新的变化,不仅宣告了智能教育时代的来临,也为教育的均衡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

  时至今日,一些落后地区的师资条件仍然相对薄弱,教育资源和教育条件十分有限。克服现行教育体系下的这些不利因素,需要有一种超越现存资源水平、组织结构、课程安排和通常的传授体制的途径。

  新技术恰好可以打破传统学校的界限,拓展教育的时空,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为孩子们提供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利用信息技术,边远山区师资力量薄弱学校的孩子,也可以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在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方面,新技术有着独特优势。“专递课堂”帮助边远地区学校开足开齐国家规定的课程;网络学习空间为城乡教师开展异地网络教研活动搭建平台;全国学校“一校一码”、中小学生“一人一号”,大幅提升了教育管理和服务水平……

//d1.sina.com.cn/201807/04/1510446_0704.jpg

  随着新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教师的角色、传统的学习过程正在发生变革。这对中小学教育教学观念、教学组织和管理体制、教学方式与学习方式、教师职业发展,以及传统课堂教学模式等都带来了直接的冲击。一方面,我们必须保持敏锐的目光,积极将各类新技术引入课堂进行试验;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对在职教师信息素养的培养,提高教师自身的信息技术水平和信息技术教育能力。

  与此同时,在运用新技术促进教育发展均衡时,也要防止信息技术与教育融合对教育造成新的不公平。为了避免新技术带来的“数字鸿沟”,教育部门应当注意加大对欠发达地区新技术设备更新、教师培训的力度,力争让教育边缘区域在智能教育时代与发达地区并驾齐驱。

  教育是一种社会调节器,帮助个人通过努力改变命运。在智能教育时代,我们应当用好新技术这把点燃教育公平的“火炬”,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数字差距,大力促进教育公平,让亿万孩子同在蓝天下享受优质教育。


以上关于迈向义务教育“优质均衡”之路 究竟还有多远,多难的相关信息是芒果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